怎么挖天麻,怎么挖土方不塌方

  

  首先,逃跑的两名士兵

  

  

  1988年初冬,天气极寒,滴水成冰。湖北襄樊市特工排长江尸体在宿舍被发现。排长死亡时身中数刀,倒在血泊中。全排立即进入高度戒备状态,逐一搜索可疑人员。经查,同排战士邵(又名邵)和耿失踪。最让人担心的是,武器室里的两支折叠式冲锋枪和1147发子弹同时不翼而飞。案情重大,邵、耿有杀人、抢夺枪支的重大嫌疑。该省立即下令逮捕他们,并追回被盗枪支。

  

  

  经调查,两名潜逃者之一的邵性格倔强,枪法好。在兵团组织的射击比赛中获得亚军,从小习武,练就了一身好武艺。但此人霸道、凶狠、充满戾气,与兵团里的上级、下级、战友都相处不好。耿出生在农民家庭,以前没有任何劣迹,但他对这个被派去养猪的士兵极为不满。他觉得排长太自私,故意让他养猪。邵兵和耿都对排长怀恨在心,于是制定了杀人夺枪潜逃的计划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80年代的军营

  

  

  一路逃亡,疯狂作案。

  

  

  首先,他们骑着自行车逃离了劳改农场。然后以追捕逃犯为名,乘坐各种交通工具,从湖北逃到河南、山西,最后逃到四川。由于两人一开始都穿着制服,还带着长枪,很多司机根本没有怀疑。在去四川的路上,这两个人抢了钱,抢了车,甚至杀了两个人。这种方法极其残忍。抢到钱后,他们再也没有活着离开,他们被枪杀或勒死。

  

  

  1988年11月27日,天还没亮,一个农民去田里检查他的庄稼,看见两个蓬头垢面的人睡在一堆麦草里。想到最近村里偷鸡的人搞得大家人心惶惶,他赶紧跑去找村长报告可能有偷鸡的人。随即,村长请来了警察和几个青壮年,把他们送到了保安室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80年代的公交车

  

  

  第二,匪徒在保安室大吵大闹。

  

  

  在保安室里,两人对自己是哪里人支支吾吾,只说是安徽人,在这里买了点药材,没钱就睡地铺。随即,村民和警察检查了他们的手提包。他们一看,不想检查,忙说里面全是天麻。当警察强行打开袋子时,发现了一套制服和一个黑漆漆的枪管。

  

  

  见他们藏不住了,耿薛洁打开手提袋,掏出枪,准备开枪。邵立即把他周围的人打倒在地,而耿同时开枪。众人见状,几个人围攻邵,还有几个人争夺耿学杰手里的枪。耿薛洁开枪打伤了几个人,打死了窗外的一个路人。身受重伤的村民和警察终于抢到了枪。邵用仅剩的一把枪开路,带着子弹袋和耿冲出了保安室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65式冲锋枪

  

  

  第三,逃亡路上的激烈战斗

  

  

  两人冲出保安室后,抢劫了一辆农用车,并强迫司机带他们逃跑。途中,两人开枪打死了两个停下车来询问的人。两个土匪害怕追兵,用枪托撞倒了农用车司机,下车拦下一辆野马越野车疯狂逃跑。当汽车到达井研高枫乡时,被乡长率领的民兵拦截。

  

  

  但由于民兵并不知道自己是持枪歹徒,十几个人手里只有一支冲锋枪,其他的全是老式三八式步枪、木棍甚至扁担。歹徒的对手在哪里?邵发疯了,向民兵开枪。期间刚好有一群集市的人路过。7人当场受伤,他怀里的一个孩子手指骨折。老百姓四散让路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四、白岩困兽

  

  

  为了围剿这两个凶狠的土匪,当地驻军、武警等精干力量赶到白岩沟,包围了白岩沟。当所有人都在山上搜寻时,射击很准的邵开了枪。当时,带领部队搜山的民兵连长李雪荣走在前面带路。结果他头部中枪身亡。连长李雪荣死了,围剿军失去了向导。两个凶狠的土匪趁机找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土洞进行抵抗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军人

  

  

  下午4时许,一颗子弹突然从草丛中飞出,当场击中一名士兵的头部,这名士兵当场死亡。20分钟后,两名警察在山里遭到枪击,一名头部中弹,另一名腹部受伤。10分钟后,另一名民兵头部中弹身亡。邵的枪法确实不错。他差点被击中头部,没有幸存者。

  

  

  当时由于缺乏社交娱乐,数万人前来观看热闹,当地报纸和电视台也前来拍照。未能及时疏散人群最终导致重大伤亡。由于长期受袭,从当地调来10箱手榴弹,向土匪占据的洞口投掷大量手榴弹。爆炸声震耳欲聋,烟雾弥漫。就在所有人面前

  

为二人已经被炸死,用警犬开道进洞搜索尸体时,突然洞内一梭子弹打出,四个搜索的民警一人牺牲,三人负伤,警犬也被打死。

  

  

五、歼敌妙计如何开展?

  

由于手榴弹无法将二人炸死,指挥部于是调来解放军驻扎乐山的某师侦察连,经过侦察连绘制地形地图,决定采用四〇火箭筒轰击。但是连续发射了20枚火箭弹也没有效果,因为火箭弹还是无法打进地形曲折的洞里去。火箭弹不行,指挥部又用步枪、机枪射击,效果也是不理想,岩壁上到处都是弹孔,就是打不进洞里去。即使打到洞里,洞里四通八达,无法射击到两个悍匪。

  

随后,指挥部又调来一批毒气弹,这种毒气弹非常厉害,只要闻到就会当场失去意识死亡。没想到的是洞中四面通风,毒气弹打进去后很快被洞内旋风卷走。2名解放军战士戴着防毒面具进入洞内搜索时,又遭到邵江兵点射,二人头部中弹牺牲。没有办法,指挥部又调来威力巨大的82无后坐力炮,但是效果和火箭筒一样,只是将洞口炸塌了一部分而已。

  

  

大炮不行,有换用喷火器。喷了几次火后,由于洞实在太深,没有任何效果,反而还烧伤了一名喷火兵,喷火器最终也被放弃。就在此时,邵江兵向洞外胡乱扫射,子弹纷纷落入围观的群众中,当场造成1名群众死亡,3名群众重伤。

  

到了这个时候,围观群众才退到几公里后的安全线外。当时的经历者回忆这一天时说道:当时四乡八邻的老百姓可热闹了,几辈子没见过这样大的场面,好多好多的人都跑去看热闹,四周的山头全站满了人,可能有十几万,把当地的麦子地踩得是平平整整。

  

连续损兵折将,歼敌妙计如何展开?众人陷入了沉思。

  

  

80年代火箭筒

  

六、火烧白岩沟,悍匪双毙命

  

石洞久攻不下,指挥部焦急万分,最后被迫提出四种方案:第一,用水淹,筑坝使洞内进水淹死两犯,经走访当地群众,两犯藏匿的洞四通八达,水不起作用;第二,用烟熏,也无法奏效,原因同上;第三,爆破,石洞底部极为坚硬,专业矿工也要晚上一两个月才能挖出缺口,根本无法安炸药;第四,火攻,用油泵通过输油管道将汽油、柴油灌人洞内,放火烧死经研究,夜里最终确定了火攻。

  

当天晚上,当地村连夜下山扛来800多公斤汽油,当地矿山送来管子。天一亮,侦察兵们爬过去将装满汽油的瓶子往洞里扔,输油管也在抢架,最后将汽油全部灌进洞里。此时,洞里竟然没有响起枪声,不知何故。

  

  

围剿现场

  

一声令下,火轰的一下烧起来了,石头都烧崩了。最后军警从坍塌的洞口爬进去的时候,只发现两具相互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蜷缩在洞的深处,烧得缩成只有一点点大了,枪上的木制部分也烧成炭状,这就是那两个欠下几十条人命的疯狂的邵江兵和耿学杰。

  

事后经过尸体解剖发现,其实两人被烧死前都已经受伤,邵江兵中2枪,而耿学杰则被4片弹片击伤。这两个悍匪带着重伤,却能坚持3天2夜,着实让人惊讶。

  

  

围剿现场受伤的战士

  

七、令人深思的结局

  

白岩沟围剿战斗纵跨三天两夜,长达60个小时,动用了曾参加越战的解放军某师的侦察连、防化连、喷火连,各类参战人员(包括当地民兵)总计1516人战斗中出动大小车辆120台使用子弹17000发,手榴弹334枚,四○火箭弹20枚,火焰喷射器3具,催泪弹13枚,毒气弹9枚,付出了辆牲8人(含1名围观群众)伤9人的惨重代价。加上之前两个悍匪打死打伤的人,则人数多达35人,其中死亡14人。

  

如此惨重的代价,令人深思。白岩沟围歼战,两个悍匪得到了应有的下场,但二人造成的社会影响,以及在围歼中出现的各种问题,也是值得人们事后思考的。

  

  

白岩沟遗址

  

八十年代悍匪大案,自此结束。

  

参考文献:《白岩沟剿匪》、《新中国典型刑事案件反思录》

  

版权声明:
作者:barkers
链接:http://bbragg.com/archives/274209
来源:OB Hash – Blockchain blind box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