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人片段摘抄加点评,形容排队装车的句子

  

  1988年10月31日,胡加高速公路建成通车,成为mainland China第一条高速公路。自此,世界最高的公路桥、世界最长的沙漠公路、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都在中国建成通车。到2020年底,中国高速公路总里程将达到16万公里,位居世界第一!

  

  

  高速公路的兴起带动了公路运输业的发展,无数的卡车司机在路上奔波,一个接一个的前进。70后货车司机老赵就是其中之一。老赵一家四口。他的妻子是全职家庭主妇。大儿子二十多岁,面临结婚成家。13岁的小儿子正在上学。老赵和他的面包车撑起了全家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货车市场最好的时候,老赵放弃了稳定的公交工作,辞职贷款10万,买了一辆二手解放“绿点”,和半挂货车结下了不解之缘。那时,三十出头的老赵精力充沛。老赵第一次坐车回来,花了15000左右,让一家人感觉生活越来越好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第二年年底,老赵觉得行情太好了。半挂车行业,傻子都能赚钱,于是老赵大笔一挥,借了80万,买了两辆新半挂车,一辆东风天龙,一辆解放J6。那两年老赵真的很能干。当时他粗略算了一笔账,三辆半挂车一起跑,从菏泽-南阳,去的时候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手里有了钱,老赵开始研究新的项目,就是这个研究让小康家庭变得负债累累。

  

  

  老赵去工地,亏了90w,买了公交线路,又亏了30w。这两笔投资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重大打击,但老赵说,重头再来是大事。结果又一个猛男卡在货车里了,但是现在的行情不如以前了。

  

  

  恰好当地在搞房地产,钢铁行业很火。老赵加入了运输钢材的车队。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老赵的普通卡车生活,我们和老赵走了一趟。

  

  

  下午四点钟开始装货,六点钟结束。车间很大,没有空调。不到一个小时,老赵已经满头大汗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老赵年轻的时候很帅。现在的老赵依然有着当年的轮廓和风采,但生活的压力让老赵看起来比同龄人更加沧桑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装完货,我问老赵这一趟能赚多少钱。老赵说:“这一趟还不错。虽然是在市区,但是吨位够大,运费可以1500元。然而,现在石油更贵了。综合算下来,大概能拿到1000块钱。”也许老赵想到了什么,慢吞吞地说:“2008年是货车最困难的时候。那次金融危机,油价不仅贵,而且加不到油。每天晚上我都去排队加油,加油站没油的时候,就要通宵排队。”说到这里,老赵叹了口气。

  

  

  "虽然现在油贵了,但比以前好多了。"老赵接着说,前段时间在某短视频平台看到一个叫团友的App。附近加油站价格一目了然,还有优惠。一个月下来,他可以攒下800多元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第二天两点,老赵就要出发去卸货了。卸货地点距离住处70多公里。因为重物都是拉的还是钢筋,它走的很慢。卡车行业有句话:穷就不涉足;饿了就不掺和;但如果被生活所迫,为了安全只能慢慢走。

  

  

  老赵作为一名26岁的司机,对驾驶技术一窍不通,但一路走来也遇到了不少风风雨雨。老赵年轻的时候去过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。那时候去云南拉货,经常会因为和缅甸接壤而看到打架斗殴等事件;去广州拉西瓜,老赵因为语言不通,听不懂粤语。他们听不懂老赵的“河浦”(菏泽官话)。他们越聊越着急,吵了起来。一边聊得起劲,不知不觉已经五点了,我们也快到目的地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五点钟,天刚亮。我们到了卸货的地方,是一个很大的工地。刚刚下过雨,地上有些水。老赵打开车门,叫来铲车,塞钱给装载机。我问老赵,这是潜规则吗?老赵引用《少帅》里的一句话:江湖不是打架杀人,是人情世故。

  

  

  

不到两个小时,钢筋全卸完了。老赵开着大卡车就回了公司,到了公司后,就等着排号,装下一趟活。在等待的空暇,老赵在车上睡着了,鼾声如雷。看着老赵脸上的皱纹,头上的白发,都是他为这个家庭辛苦付出的印记。

  

老赵的一天可能是全国千千万万卡车司机的缩影。不仅饮食和作息不规律,长时间开车、盖篷布、打开挂车的车门这些体力活,也让货车司机有了不少职业病,比如:胃炎、肠炎、幽门螺旋杆菌、腰间盘突出、肘关节骨质增生等等。卡车司机不仅要忍受职业病,而且还要常常忍气吞声,并面临偷油、偷货和“碰瓷”等状况。

  

作为家庭的顶梁柱,如果能够改善卡车司机的境遇,那么就能提高千万个中国家庭的生活水平。如今,互联网已经非常普及,货车司机也在拥抱互联网,融入互联网。

  

据中物联发布的《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除了通过货运互联网平台寻找货源外,25.9%的货车司机从团油这样的平台上获取加油、维修、汽车配件售卖等优惠信息服务,5.2%的司机通过平台获取商业保险服务。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已经非常成熟,产业互联网刚刚开始,以团油为代表的平台,正在搭建起一个覆盖多场景、多应用的数字化网络,让加油这件事变得更省钱,更轻松,做职业司机的坚强后盾。

  

和老赵一样,越来越多的商用车司机,利用互联网的便捷,更高效的找到满意的活,找到更便宜的油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barkers
链接:http://bbragg.com/archives/274215
来源:OB Hash – Blockchain blind box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